首页 »

法国人为什么说那里是“一片没有希望的土地”?

2019/11/8 23:48:21

法国人为什么说那里是“一片没有希望的土地”?

 

法国东部洛林地区,虽距离巴黎只有三四百公里,却俨然是另外一个世界——商铺成片关门、餐馆无人问津、偷税漏税成风、迷茫情绪弥漫。

新华社记者近日走访这一“锈带”地区时发现,当地社会经济发展陷入停滞,民众普遍对传统政党失去信心。

而这恰恰给极右翼政党“国民阵线”崛起创造了机会。

【“这是一片没有希望的土地”】

近年来,洛林地区一直是“国民阵线”的主要票仓之一。

2014年法国市镇选举中,“国民阵线”候选人历史性地在全国11个市镇中胜选,其中之一就是洛林地区的阿扬日。

走在阿扬日市镇中心,记者很难看到年轻人或中年人的身影,只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和中学生。

从阿扬日到弗洛朗热再到离卢森堡仅10多公里的隆维,“铁将军”把门的服装店、快餐馆随处可见,不少店铺门口标明“出租”或“出售”;街道上难以见到修缮一新的房屋,墙皮褪色的棕黄和裸露墙体的砖红成为这片区域的主打色。

“人们都去卢森堡打工了,”阿扬日一家房地产中介的顾问安东诺夫·乔丹解开了记者的疑惑。

乔丹说,大约40年前,方圆10多平方公里的阿扬日拥有数万名钢铁工人,但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,受产业转移和多次经济危机影响,当地钢铁厂陆续关停。为养家糊口,很多人选择去不到40公里之外的卢森堡打工,早出晚归。

洛林经济、社会和环境委员会副主席吉尔贝·克劳森说,随着洛林进入“去工业化”轨道,当地政府也在调整经济结构,比如建立汽车厂、摩托车厂,以及开发旅游业,但未能扭转经济滑坡,当地失业率和贫困率居高不下,人口流失现象较为严重。

“我们被抛弃了”“这是一片没有希望的土地”,从阿扬日到弗洛朗热,不止一位当地居民这样说。

【“为何不让‘国民阵线’试试?”】

“今年总统大选我会投谁的票?”30多岁的安东诺夫·乔丹叹了口气:“我自己也不知道。不管投左派还是投右派,其实都一样。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。”

与乔丹一样,不少当地民众在采访中明确表达了对法国两大传统政党——左翼社会党和右翼共和党的不信任。

在弗洛朗热,一名20多岁的小伙子愤恨地向记者倾诉,“2012年我们把票投给了奥朗德,他亲口承诺会挽救我们的钢铁厂,但最后呢?我们的钢铁厂还是被关掉了。他背叛了我们!”

“所以,‘国民阵线’崛起了,”乔丹说。“很多人想,既然左右两派都没用,为什么不给‘国民阵线’一个机会试试呢?”

“当传统政党未能解决现实问题时,‘国民阵线’却回应了东部和北部工薪阶层的现实忧虑,并利用人们面对全球化以及难民潮的迷茫趁虚而入。”研究“国民阵线”大约20年的法国社会学家瓦莱丽·伊古内说。

在隆维经营珐琅制品的H·勒克莱尔说,“‘国民阵线’打出的‘反欧盟’、‘反移民’两张牌很能吸引人”,不少当地人觉得“自家经济已经够糟了,不应再接纳外来移民成为新的负担”。

【“我不相信玛丽娜·勒庞能改变法国”】

玛丽娜·勒庞2011年当选“国民阵线”主席以后,采取“去妖魔化”公关策略,淡化本党种族主义色彩,使得一些年轻人以为“国民阵线”已今非昔比。

然而她并没有说服所有人,即便在洛林这样的“锈带”,仍不乏“国民阵线”的反对者。

一名宾馆女服务员对记者说:“虽然玛丽娜·勒庞说法变了,听起来不再那么咄咄逼人,但我知道她的骨子里仍然是种族主义者。”

在乔丹看来,即使玛丽娜·勒庞上台执政也会跟传统政党一样,解决不了法国发展停滞的难题,“我不相信玛丽娜·勒庞能改变法国”。

在法国生活多年的资深媒体人克洛迪娜·吉罗德-布斯不断向记者强调,近年来“国民阵线”在法国市镇选举及大区选举中取得历史性突破,并不完全是因为支持者增加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传统党派的选民出于失望而弃选,此消彼长才凸显了“国民阵线”的崛起。

吉尔贝·克劳森认为,“国民阵线”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脱离欧盟、弃用欧元等议题,却不提如何实现经济转型,如何为年轻人提供就业等问题。

最新民调显示,玛丽娜·勒庞在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中领先,但会在第二轮投票中落败。许多观察人士认为,法国左右两党联合阻击“国民阵线”的潜规则依然会发挥作用。

然而,5年之后,当下一次法国总统选举来临时,又会是一番什么景象呢?

跟踪报道“国民阵线”的法国摄影师作者文森·雅鲁索说:“传统政党可以在一次又一次选举中联合狙击‘国民阵线’,但如果选举之后他们什么也不做,联合阵线总有一天会撑不住。”